李宇春被问不婚主义:也许吧 真不知道

2014-09-02 09:36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李宇春

  李宇春

李宇春

  李宇春

李宇春

  李宇春

李宇春

  李宇春

李宇春

  李宇春

春春的演唱会如今不仅仅是音乐,还是时尚专业的舞台秀。

  春春的演唱会如今不仅仅是音乐,还是时尚专业的舞台秀。

李宇春的Why Me演唱会,一年一见。

  李宇春的Why Me演唱会,一年一见。

遵守约定赴演唱会的玉米们。

  遵守约定赴演唱会的玉米们。

李宇春贴心喂小粉丝吃饼干。

  李宇春贴心喂小粉丝吃饼干。

  采访在天娱会议室进行,见到李宇春,深蓝色牛仔长裤显出她又细又长的双腿,上身白色宽松外套衬出依旧白皙的面庞,简单微笑后就是那呆萌的小表情,还是那个干净利落、帅气逼人的她。出道九年,她从一个边缘性的选秀歌手走到华语音乐世界的中心;如今,她又成功完成一次从主流社会回归本我的跳跃。本刊专访李宇春,试着向大家讲述在这张平淡面孔下,她如何面对争议与荣誉,并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之路。

  从2005年那个红极一时的选秀比赛至今,九年时间不算短。对一个选秀出道的歌手,九年早帮她冲淡了与“超女”的联系;也让一个年纪轻轻便大红大紫的歌手,从懵懂走过娴熟而变得淡然。“她是选秀出身转为职业歌手里面最成功的一个典范,走得非常稳健,每一张都有惊喜。”曾经的老板宋柯这样评价。

  不可否认,李宇春的成名曾引起很大争议,外界给她贴上过很多或褒或贬的标签,甚至还有某类专家研究她走红原因。李宇春对这些并没过多回应,我们对于她内心到底承受过怎样的压力也不得而知,我们看到的是,九年间,她没有过多绯闻缠身,也没有特别爆炸性的新闻,仅有的几个常被网友拿来恶搞的点,也因为她的毫不关心而让网友备感“受挫”,懒得再黑。“不把精力和关注点放在不感兴趣的事情上”,这是李宇春身边朋友和同事对她的一致评价,所以面对争议和恶搞,她视而不见;而面对音乐和自我,她不遗余力,一直在寻找。

  同为双鱼座的张亚东对此感受深刻:“我们大概都是这种,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除去最身边的人以外,不会跟你说她自己。”沉默,这对媒体可是件麻烦事儿,会烦恼缺少话题性而不够精彩,会随时面临一个绞尽脑汁变着法儿问出的敏感话题得到“我不知道”四字回答的窘境。面对李宇春,依旧只能从新专辑聊起,对音乐,她有很多话说。

  文艺青年的音乐路

  多了社会色彩,是因“过了个人光芒阶段”

  时隔两年,7月30日李宇春发行第七张个人专辑《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以下简称《1987》)。专辑从去年四五月开始筹备,一直到发布前彻底制作完成,一年多,专辑制作人张亚东和春春经历的是一遍遍改动、一字一句斟酌、一个又一个版本……有的编曲可以花费两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有的歌都录完了还没有合适的编曲,亚东说这类情况很多,其中耗时最长的就是《1987》,前后共有四五个版本,让人纠结如何取舍。所有歌词春春也是亲自校对,按照创作思路和演唱气息,该断句的时候断句,格式绝对不能乱,乱了必抓狂。经纪人更爆料,李宇春不仅在歌词上“较真”,即使是工作的微信群,谁发了错字,她都一定要冒出来提醒大家。

  专辑宣传文案中用了这样一个词来形容现在的李宇春——“入世”,如果你仔细去听她写的词,你会发现确实如此。比如《女神经》中对千篇一律的世界的讽刺,比如《Rock Heart》中对“追梦屌丝”生活的真实描述。你甚至会怀疑这真的是李宇春吗?一个出名甚早、被公司保护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巨星,居然可以写出挤地铁、上班打卡、KPI考核这类词?但是没错,就是她。不善言语,却善观察,《Rock Heart》歌词便是从她身边同事亲身经历中来。至于为什么少了情歌,而多了些“社会色彩”,李宇春归结为,“我应该是过了‘个人光芒阶段’,那个阶段喜欢演唱的歌曲是空的、虚幻的,我现在写的东西会更写实,发生在身边的、实实在在的。”

  从首张专辑《皇后与梦想》的“舞台皇后”,到会跳舞的“文艺青年”,再到如今被她自己称为“文艺舞曲”的《1987》,李宇春“越来越有主见,越来越有自己对音乐的看法(张亚东)”,她不断寻找和修正适合自己的音乐和风格,她说:“没有一个目标、一个先例可以让我参考,我好像只是知道一点点,然后就朝着一个模糊方向开始走了,什么是文艺舞曲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文艺青年不一定要穿海魂衫、弹木吉他,舞曲唱的也不是没有营养的歌词,也可以有感动、很走心。直到这一张,当《1987》出现之后,我发现好像有一点点像了。”

  南都娱乐:《1987》这首歌是最后决定放入专辑的,在此之前有没有为专辑想一个概念?

  李宇春:一直在想,其实做专辑的过程都是非常痛苦、非常磨人的,每次都会为了专辑的方向、主题是什么而绞尽脑汁。这一张是尤其痛苦和来得晚,我一直在等待它的出现,可是它一直没有出现,直到那一天,我在结束完一个演唱会的会议,突然听到这首歌,我就发现说,有了。

  南都娱乐:这首歌一直没出现前很焦急吗?

  李宇春:有啊,这张专辑我是真的有点着急了,我个人习惯是在坐车或坐飞机的时候去思考这些东西,我常常会想是这个名字?那个名字?可我觉得都不是,它都没有出现,所以那个过程我想起来还挺痛苦的。我一直在安抚自己说,李宇春,不要着急,它会出现的。

  南都娱乐:这张专辑中向爱人表达爱意的情歌比较少,可以说没有。

  李宇春:你不觉得《1987》有吗?“亲爱的看看那些物是人非,别忘记我们萌芽时多么珍贵。”其实在我心里面,到底《1987》它是舞曲还是情歌?我觉得是情歌,只是不是传统意义上钢琴和弦乐的情歌,它是一首,有点像文艺舞曲的情歌,我不知道怎么讲。

  南都娱乐:那为什么总把这首歌宣传成对费翔的喜爱?

  李宇春:这样的理解可能比较狭隘,因为《1987》是一个属于我的故事,可是从1987年开始,1988、1989一直到2014年,这一路上李宇春遇到太多东西了,它表达的是一个27年的情怀。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有他的一个遇见,你遇见了谁谁谁,你在不同年份遇到了什么,所以“亲爱的看看那些物是人非”,并不是特指定某个人或某个事,它其实讲的是一种情感的共鸣。

  文艺青年的舞台秀

  “提到九总有一点浪漫感觉”

  “玉米”是“李宇春”作为一个名词、其含义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可以说,没有了玉米也就没有如今的李宇春。玉米们对春春有着近乎疯狂的爱,《1987》发布会上,他们可以扛着比专业摄像师还专业的长枪大炮四处赶来“遇见”李宇春;他们可以创下30万人同时在线、开票69秒就抢空的演唱会售票纪录;玉米的爱又是理性的,他们在李宇春支持下于中国红基会下设立“玉米爱心基金”,筹的善款曾捐于汶川、玉树地震灾区,救助听障儿童等,各地玉米分会也会不定期自发到当地敬老院等机构献爱心。李宇春作为超级偶像,她的表率和引领作用散发着正能量。

  12岁住校前的童年生活,李宇春坦言没有多少朋友,放学后不会和大家在院子里玩耍,而是一个人跑回家拆机械、养植物甚至喝墨水,自己穷折腾,不觉寂寞。这沉默的性子没有改变,一直到了今天,面对玉米们的“倾情付出”,她自惭不善互动和寒暄,给予粉丝的回应和福利真的太少,每年用心的Why Me演唱会是给歌迷最大的回报。

  今年Why Me将在大连开唱,还有不到两个月,李宇春工作室紧锣密鼓筹备着。和最近国际上大热的时尚鬼才Gareth Pugh的合作无疑是一大看点,工作人员介绍,他将负责这次演唱会全部造型和服装。早在2013年李宇春就曾穿着Gareth Pugh一套红色礼服走上戛纳红毯,惊艳四座。而这一次又将有什么惊喜?李宇春透露,“他最大的特点是夸张,最近他提出了一个大胆想法,就是希望有一件衣服可以布满全部舞台,我还不知道如何布满整个舞台,难以想象。”

  南都娱乐:别人说你某些粉丝是脑残粉的时候你怎么想?

  李宇春:……我要想一想。

  南都娱乐:之前没有考虑过或者说你不太在意这个问题?

  李宇春:没有,也许跟我不玩微博有关系,我收到这个讯息的感觉没有那么敏锐。其实我对粉丝没有任何要求,因为你没有权利对他们有要求,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年龄不一样呈现出来的东西也不一样,也许每个人都会有一个过程,从青涩到稳重到成熟,所以我觉得没有一个标准说什么是脑残粉,什么不是脑残粉,也许我也会是某个人的脑残粉。我只会尽量去跟他们说,我们可以一起分享音乐、喜欢的一些书或者电影都可以,但尽量不要影响自己本来的生活。

  南都娱乐:Why Me演唱会是你给他们的一个特别的回报吗?

  李宇春:我对他们做的真的不多,有很多艺人可能会通过社交网络跟歌迷有很多互动,但由于我自己个性,除了在一些公开活动上跟大家见面以外,私下我们真的没有什么互动,在机场接机什么的,我也不属于寒暄型的,觉得没什么话可以讲。所以像演唱会这样的机会应该是比较难得,就尽量跟大家多玩一玩。

  南都娱乐:你在舞台上的那种自信源自哪儿?

  李宇春:以前别人问我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后来我思考了一下,觉得是音乐本身的原因,不是我自己的原因。当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它是霸气的,我就是霸气的,它是伤感的,我就是伤感的,它是什么样子,我就是什么样子,所以是它的魅力,不是我的。

  南都娱乐:这次的演唱会有没有为粉丝设计一些特殊的环节呢?

  李宇春:我倒是希望今年可以跟大家一起浪漫一下,因为九年嘛,在提到“九”这个数字的时候,我好像总有一点点浪漫的感觉。

  文艺青年的30岁反思

  “除了工作我还有什么?”

  30岁对女人来说是挺重要的一个生命节点,总要做点什么事标记一下。2014年步入人生阶段“三”字开头的李宇春为自己的30岁做了什么?是这张专辑吗?“不是。”她迅速而坚定地回答,“我没有太强烈感受,因为我是一个善于告别的人,而不善于迎接。做仪式感的事情更多是在18或29岁,18岁我要告别我的中学时代,做了一场个人演唱会,因为那很酷!29岁我去做《快乐男生》评审,是因为我21岁参加了比赛,29岁可以回到那个舞台上去做评审是一种很酷的告别。”

  30岁并没有像许多媒体预先贴上的标签那样,成为李宇春一个鲜明的印记和符号。她又一次以不落俗套的行为颠覆了大众传统审美,然而,她波澜不惊的外表下其实也有过彷徨和悲伤。从2005年出道到2010年,五年超负荷工作让她身心俱疲。“她当时比较自我封闭,除了工作基本不出家门,喜欢窝在房间里自己琢磨,与外界的交流很少。”经纪人这样描述当时的状况。

  2010年偶然的一次出国旅行让李宇春呼吸到新鲜空气,开始反思,“除了工作以外我还有什么”、“我应该有自己作为普通人的生活方式”。于是,她主动向公司提出减少工作,开始培养新的爱好,学习摄影,偶尔出去旅游,她说自己是个爱听故事的人,每到一个地方听听当地故事都是一次美好的心灵之旅。后来我们看到她去演赖声川老师的话剧《如梦之梦》,我们看到她《酷》系列摄影作品……在这条寻找自我生活方式的道路上,她自认比以前更懂得调节了。而现在这个“她”在身边工作人员看来,“逐渐打开心扉,生动开朗起来。”

  从一夜成名到饱受争议,她一声不吭默默承受;从流言蜚语到时代偶像,她马不停蹄潜心音乐;九年,她用充满诚意的音乐打破质疑,用宠辱不惊的淡定纠正偏见。我们似乎看不到她情绪的起伏和自我的冲撞,问起内心波澜,她云淡风轻,“内心的挣扎并不激烈,是顺理成章地就到了改变的时间点。”也许正如好友张亚东所说,“李宇春能够在争议中依然保持自己的个性,在音乐里也越来越如鱼得水,越来越热爱,这来自于一个人心底的自信,她越来越自信了。”

  南都娱乐:你的很多特质并不是现在的主流审美,自己有没有想过成功原因在哪?

  李宇春:差异才是珍贵的,就像我这张新专辑里一首歌《女神经》一样,女神经就是一本经书,当所有人都念了这本经书是不是就可以成为女神了?当有一天每个人都成为女神,一模一样,世界大同,你会不会惶恐?我觉得每个人性格天生就是不一样的,可能后天一些训练、修磨,让我们失去了自己本来的个性或锐气,然后变得差不多了。所以无论音乐也好、个性也好,不一样的就在于那个差异化,你自己本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

  南都娱乐:网上有段子手会偶尔黑一下,这些负面东西对你有影响吗?

  李宇春:我还好,没什么影响。

  南都娱乐:一直都这样吗,锻炼出来了?

  李宇春:反正差不多吧,一直都没有太多起伏。

  南都娱乐:心态这么好?你说过觉得自己没有同龄人成熟。

  李宇春:对,有些方面是特别蠢的,有些方面又好像比较从容,可能我的关注点不在那个上面。

  南都娱乐:那你的关注点在哪?

  李宇春:我可能更多关注是在我自己在意的一些事情上,可能会较劲,比如说一张唱片、歌词的一个字啊,或者是演唱会会反反复复地开会呀之类的,所以很多东西我根本就没看见。

  南都娱乐:你私下算是一个会自黑的人吗?就是对大家一些玩笑,特别能够承受得住?

  李宇春:方脸嘛,算吗?哈哈。

  上一页12下一页

责编:胡皓斌
0
我要评论
用户名 注册新用户
密码 忘记密码?

慢新闻

郑州旅游年卡免费送?官方辟谣:与公司无关 郑州旅游年卡免费送?官方辟谣:与公司无关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