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 头条要闻 > 正文

从梁庄的中国,到梁庄的梁光正——梁鸿首部长篇小说研讨会实录

2017年11月21日10:50  来源:凤凰读书

5034

  主题:《梁光正的光》新书发布会

  时间:2017年11月8日19:00

  地点:单向空间花家地店

  嘉宾:赵萍、李敬泽、梁鸿、格非、李洱

  《梁光正的光》是在"梁庄三部曲"等影响极大的非虚构作品之后,梁鸿首部挑战自我完成的长篇虚构力作。故事同样发生在并非实有的"梁庄",并以她的父亲富有典型意义的一生为原型;不仅继续保持了作者在非虚构写作中表现出来的对近四十年中国社会发展变革现实的关切和介入精神;还因首次采用小说方式,文本飞扬的想象力和厚重现实性得以真正比肩,这部小说可以说彻底释放了作者在声名卓著的"非虚构"写作中长久被压抑和稀释的虚构才华。

  《梁光正的光》看似是发生在农村的故事,又不全是我们想象中司空见惯的乡土文学。当我们跟随作者生动耐心的讲述逐步深入文中,随着梁光正报恩行为的一再重复和失败,这位如西西弗般屡败屡战的梁庄农民令人动容的奋斗史和情感史就渐渐显出轮廓;一个常见中国家庭父母子女间的爱恨恩怨,及其背后折射出的典型中国式家庭情感勾连模式也便如浮雕般逐步凸显;并深切体会到为什么主角梁光正何以会被戏谑地定义为"中国的堂吉诃德",梁庄的西绪福斯。这是一个时刻把自己当成救苦救难的上帝、却永远力所不逮甚至滑稽可笑的"事烦儿"、一个看上去处处似曾相识、此前却又从未在任何文本出现过的崭新中国农民形象。

  + + + + + +

  赵萍(主持人):各位亲爱的读者、各位亲爱的嘉宾们,大家晚上好!今天有这么多热情的读者,而且到这发现这么多的机位,忽然间有点紧张。

  首先我们介绍一下今天这个新书活动的嘉宾:中国作协副主席、评论家、作家李敬泽老师;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作家格非老师;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室主任、作家李洱老师;本书的作者梁鸿老师。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应红女士。

  我们今天这样一个很热烈的开场,刚才在路上跟梁老师一起往这走,看到很多读者在路上就开始打招呼,梁老师这本新书《梁光正的光》这月刚刚新鲜出炉,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首先请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应红女士介绍一下这本书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渊源。

  应红:非常高兴,今天晚上来了这么多读者,还有媒体界的朋友,首先我还是要感谢大家的到来,也感谢坐在台上的敬泽主席、格非老师、李洱老师,当然今天我们的主角是刚刚推出长篇小说的作者梁鸿女士,感谢大家。

  今天来了这么多读者,都应该对梁鸿有基本的了解跟认识,她的非虚构作品《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让她已经成为我们中国目前为止非虚构领域的一个领军人物,得到了非常多的荣誉跟头衔。但是我想我们在座的,可能有些读者朋友们不太了解她,她不光是一位能在非虚构领域创作当中非常出色的作家,她在虚构领域也同样有着出色的成绩,这之前她已经出版了一本虚构小说集《神圣家族》,今天我们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的这本《梁光正的光》是她创作的第一本长篇小说。在这部长篇小说里面,我觉得梁鸿一以贯之了她那种对我们改革开放这个历史进程的始终持的关注。在这部长篇我们也可以看到她的这种社会关怀,同时她在文学上作出了非虚构领域里面所没有的一些出色的表现,她塑造了一个在我们今天看起来有些荒诞,和通常的中国人物形象不太一致的人物梁光正,这是中国目前文学当中比较少有,甚至还没有出现过的一个人物。梁鸿因为在虚构创作领域能够让她文学的想象力得到更充分的发挥,所以她把这个人物塑造的活灵活现、有血有肉。这是我要说的第一点。

  另外这部作品让我们非常感动的是,她通过梁光正一生的形象,让我们看到这样一个人物虽然生活中有种种的不如意,虽然他是在泥泞当中走过来的,但是他还是要在这样一种生活里面,用生命开出一种生命之花儿,所以我想说,这也正是我们这本书名字的意义所在,梁光正一直在追寻着一种光,他用他自己的一生在追寻着这样一种光。

  我要说的大致就是这些。非常感谢今天来了这么多读者朋友,还有媒体界的朋友,接下来我想把时间交给在场的三位嘉宾,这三位专家会对这部作品作出一个更专业、细致的解读。谢谢大家。

  梁鸿:《梁光正的光》是怎样诞生的

  赵萍:谢谢应红。刚才应总提到的梁鸿老师是当代中国非虚构写作的领军人物,这部小说有几个关健词,第一个关健词是梁鸿老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在这个作品中梁鸿老师释放了可能在以前的非虚构作品中所压抑的、被稀释的一些叙事才华,我们想先请梁老师自己来聊聊,您从非虚构到虚构的这个写作历程,《梁光正的光》是怎样诞生的。

  梁鸿:今天特别特别激动,非常感动,先给大家鞠躬。

  在昨天早上我接到一个电话,我的姐姐打来的电话,她看到我的微信发了这样一个预告,在这里做讲座,她跟我说你凭什么把这几个大家都叫过来。在我姐姐的心目中,其实我写得不好,她看过《青鸟故事集》,她说那个语言怎么绕成这样子?因为我家的书都是分享的,去年格非老师《望春风》都送到老家,我的姐姐也看过,包括李洱老师的《石榴树上结樱桃》。她觉得我写的比他们差远了,她说你得好好写。她给我打电话的意思是其实你还差得很远。昨天早上我一直躺在床上,心里面很羞愧,还是应该尊重这样一个文字,还是应该更好的去琢磨。我今天有点激动,也是有点想我姐姐,觉得应该更好。

  赵萍:梁老师的写作过程蛮漫长的,中间有七年的时间。

  梁鸿:刚才赵萍老师问我从非虚构到虚构,《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确实是非虚构的写作,我也在梁庄的土地上前后五年的时间,也走过中国很多城市,这对我自己而言是特别重要的历程。在这个过程中我认识很多人,每个人的来龙去脉,也知道他生活的状况——你看到他生活的那片大地,那种灰尘飞扬的状况,对我而言内心有一个非常重的东西压在这里。它(《梁光正的光》)能够使我以后的写作始终像秤砣一样,它让我心里面是重的。

  当年写梁庄的时候,因为我自己也研究了格非老师、李洱老师的文章,但是我自己写梁庄的时候,一秒钟都没有想过用小说写,因为当年的梁庄我更愿意用真实的状况呈现出来,虽然这个真实值得探究:到底在什么意义上是真实。但是我当时确实想展示一个真实的乡村内景,一个真实的乡村的生命。

  但是写这本书的时候,我从没有想过用非虚构(的方式)写这个人。因为这个人太戏剧化,他在我心中活了很久很久,慢慢成为这样的人,所以我也一秒钟没有想过用非虚构来写。特别直觉的选择,并且写这个人物的时候,当我拿起笔,一开始我想不用梁庄来写,因为好像老在炒作梁庄一样,你离不开这个庄了。我也用过杜庄来写,但是一点都不顺,但我把杜庄换成梁庄的时候突然自由了,我可以在这个地方长棵树,可以在那个地方走一走,这个人可以随意的生长。这点感觉,不管是实在的梁庄还是虚构的梁庄,还是因为你脑子里有大概的地理空间,这个空间是既实在又可以虚构的。因为你太了解了,你知道它的逻辑和风景,你可以随意添加。所以我觉得《梁光正的光》这个人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写。

  赵萍:大家看出来没有?一个作家捧出自己作品时候的那种忐忑,包括我们作为出版者,我是这本书的责编之一,我们拿到书的时候也会第一时间问她封面好看吗?装帧怎么样?喜欢吗?其实心情是一样的,都正像自己的孩子降生,让大家看看长的好看吗,你们喜欢它吗,心情真的是一样的。(今天)这几位嘉宾都是《梁光正的光》第一读者,我们听听梁鸿老师的作家同行对这本书的读后感。

文章关键词:梁鸿;长篇小说;研讨会 责编:刘天娇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新闻
  • 财经
  • 汽车
  • 体育
  • 娱乐
  • 健康
  • 科技

郑在读书

《鲁迅传》 《鲁迅传》

书单推荐

生活如此绝望,每个人却都兴高采烈地活着 | 经典短篇小说书单

读书推荐

热门阅读

网站简介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